武陵農場(生機)(文化桃園)天地灑脫盡在雕刀中

大溪木藝師╳陳柏融

 

從獲得漂流木雕刻比賽第一名的〈生機〉、裕隆木雕金質獎最佳創意獎的〈展望〉、以苦瓜勵志獲臺灣區木藝創作比賽入選的〈苦盡甘來〉,大量無生命的原木雕刻竟讓滿室朝氣蓬勃。陳柏融結合傳統與創新不僅於此,他將機器和手工的技法融會貫通,以機器做出紋理與肌理,用手一鑿一刀反覆磨出平面,使作品臻於至善。學越多並沒有讓他包袱越多,反而闢出新徑、自成一格,簡單生活的幸福真諦,就在其中。

自拓墾時期大溪木器即遠近馳名,豐裕的木材讓在地工藝極為鼎盛。17歲時陳柏融拜林清達為師,當年與他同期的木藝學徒就高達百餘位,他習藝3年4個月,只花一年就學會繪圖,基礎好又天份佳,是第一個在老街開業的。當時擔心會搶到師父生意,沒想到林師父說「只怕徒弟學不成,哪有怕徒弟賺錢的道理,能以此立足代表很出色,你最後4個月完全掌握木雕精髓,我欣慰都來不及。」

才賦異稟 良師啓發盡掌精髓


生機草圖(概念)結緣這樣的好老師,造就陳柏融豁達爽朗的樂天個性,出師後超過20餘種刀具他駕輕就熟,日日鑽研雕刻。
然而兩岸經貿開放後,大陸進口的木製品以超低價打入市場,大溪一片工藝榮景受到重挫,許多木雕師傅轉行或離鄉發展,傳統木藝面臨生存挑戰。此時陳柏融也有感於僨統木雕侷限性,無論廟柱、佛像、神桌都無法做大幅創新,便毅然轉型走精緻路線,一座座現代藝術結晶就此誕生。
陳柏融熟習易經,從中體認「天地不斷易變,正如萬物生息不滅」,即將個人工作室取名「大易」。雕刻香樟、梢楠、檜木時皆會保留其厚度與原始色彩,讓作品能持續飄香,同時用觀心察自然脈動,雕落處盡是生機。荷花、蓮藕、瓜果、蝶、蛙等田園生態是他靈感來源,作品充滿細膩刻劃,從花葉向生長軌跡,到被風吹拂搖曳生姿,動靜如其分,擬真度極高。

取法自然 率性真情觸動人心


展望22006最小8寸、最大8尺,木頭的無限可能,在他精湛刀工下發揮的淋漓盡致。質樸外表蘊含堅韌能量,天地意象都化為具體,陳柏融作品特色在於攝藏自然精魂,氣韻連綿無盡,呼應宇宙生生不息。而正向意義和對生命的勉勵,更是融入在木藝雕刻裡,其中寓意深遠者,更等待知音人產生共鳴。
「曾有位老師看到〈歸貞〉數度落淚,因作品中橫行霸道的螃蟹,使他思及偏離正道的兒子;他將〈歸貞〉買回讓兒子觀賞,沒想到其兒亦有所感,逐漸走回正軌。」一件藝術能激起感觸,甚至教化人心,實謂不容易!而大溪特產豆乾、豆腐乳,聞名臺灣的陀螺童玩,當地巴洛克式建築的趣緻質感,也出現在陳柏融的〈飄香〉、〈加冠晉祿〉、〈奔〉等作品,其愛鄉摯情隨處可見。

青出於藍 父子共創工藝極致


展望(概念)「兩個孩子都學得非常好,各有所長,但我堅持不讓他們參加比賽。」陳柏融笑說,兒子們和自己童年一樣,從小看著木雕長大,耳濡目染下也萌生興趣。但過去征戰多年,獲獎同時也發現「美」很主觀,不同視角認定的「美」天差地別,有一百人、就有百種美。因此他讓兒子自由揮灑創作,呈現心中所感所思,「只要將內在世界感受的美刻劃出來,那就是最優秀的。」
大兒子陳泓儒,跟隨父親木藝創作已8個年頭,極擅長作品的架構布局、整體規劃與分配輕重。身為大易木雕工作室的藝術總監,他年紀尚輕已屢次於立法院、蔣公行館、木器博覽會等展出作品,辦過獨立個展亦受邀於眾多知名聯展。小兒子陳宥升則是「鏤空天王」,天生手指修長的他,刀具掌控度十分精準犀利,細部雕刻游刃有餘,至今操刀4年與哥哥一樣不可限量。
兄弟倆說,「我們創作最大的課題就是老爸」,父親引領他們薰陶木藝世界,學成後的唯一框架就是他,不管工法或題材難免有乃父風格。也因此陳柏融鼓勵他們勇於嘗試、突破,潛心思考自己的藝術之道,「要來學就要做到最好,根基紮穩,後面就看他們的造化。」陳柏融眼神中難掩以兒為榮的驕傲。父子三人相輔相成、各領風騷,彌補彼此不足之處,精益求精達到木藝極致。這個超級金三角團隊,秘密就藏在「蝸牛」中,正由於牠象徵穩心性與過人耐力,他們依此互勉,許多作品和精神標誌都能見其踨跡。

智慧轉型 期許接棒傳藝薪火


以往極盛時期,老街上還有近50家木藝工作室,如今繁華落盡剩10家不到,木雕藝術幾近失傳。幸運的是「虎父無犬子」,兒子們和他一樣有文化保存使命自覺,「如果新一代的我們不接棒學習,那日後還有誰來做?」眼神傳達堅定,他們擁有同齡少年所缺乏的成熟和責任感。陳柏融寬慰笑的說,「所以現在我只花2小時創作,其他交給兒子,他們雕刻12小時,我去蒔作弄草、徜徉自然。」
工作室屹立至今已20年,將獲獎無數的功臣歸於恩師,陳柏融表示不接代工和委託,只創作自己有所感觸的題材,一切都是順性而為、興之所至,如此作品方有生命,可謂率性實踐理念的藝術家。關於品賞作品他也有一套獨到哲學,陳柏融認為若只用雙眼欣賞,僅能看作作品表面;用感情與心靈體會才能真正和木雕深度交流。
他曾希望大溪成立藝術村,讓早年離開的雕刻師傅們回來延續傳統命脈,看來雖無法實現,但近年誕生了大溪生態博物館,盼吸引大批遊客同時,也能挹注新血讓更多人關注夕陽產業。像陳柏融這樣智慧轉型、走觀賞收藏路線的頂級木藝,打造專業品牌又符合現代需求,精巧凝鍊頗受市場青睞,或許亦能啓發有志之士,為永續傳統盡一份力。

Document-page-001 (2)Document-page-001 (3)Document-page-001 (5)Document-page-001 (4)